年轻人长期失业的危机:接受教育多不见得是好事


年轻人长期失业的危机:接受教育多不见得是好事

美国杂志《商业周刊》的最新一期于2011年2月7日正式出版。本期封面文章题为“年轻人长期失业危机”。文章说,从中东到西欧,再到北美,太多的年轻人失业,对现实不满意。同样,世界各国也在努力为下一代改变这种状况。

在北非和中东引起动荡的年轻人整天无所事事。它们在世界上每个国家都是相似的。英国NEET既不上学也不接受任何培训,而且失业。日本同行被称为自由人。西班牙是一群没有稳定工作、月收入低于1000欧元的年轻人。即使在一些快速发展的新兴经济体,仍有一些蚂蚁难以找到体面的工作,被迫生活在大城市的远郊。

许多国家的经济无法创造足够的就业机会来吸纳年轻人。这也导致一代人对现实不满,失业或就业不足,包括越来越多的大学生在金融危机后毕业。经济状况没有改善对他们的就业没有帮助。北部和中东的现象绝不是第一个。在高等教育无法确保生活繁荣的时候,英国学生对去年学费上涨表示强烈愤慨。他们袭击了保守党总部,砸碎了查尔斯王子和他妻子使用的豪华轿车。一些欧洲国家也目睹了示威学生和警察之间的混战。去年三月,加州奥克兰的学生甚至封锁880号州际公路一个小时,抗议学费上涨。

更常见的是绝望的人静静地等待。他们都是成年人,没有充分就业。例如,桑迪布朗,26岁,毕业于纽约布鲁克林大学,是两个孩子的母亲,毕业后仅工作了7个月就被解雇了。然后她到处找工作,但没有成功。她认为文凭目前似乎一文不值。

虽然各国的情况不同,但有一些共同点:年轻人在社会中没有一席之地,社会无法协调和管理下一代的活力、智慧和热情。全球老龄化趋势使情况变得更糟。许多国家的年轻人受到年长工人组成的阶层的挤压,他们似乎注定要长期拥有好工作。当他们退休时,他们还将提议强迫年轻人将来承担更重和特别慷慨的养老金。

总的来说,年轻人和老年人之间的裂痕正在加深。意大利前总理朱利亚诺阿马托曾在意大利《晚邮报(Corriere Della Sera)》上说过,“老一代正在吞噬年轻一代的未来”。英国就业大臣格雷林表示,长期失业问题是一颗定时炸弹。国际人力资源服务人力部CEO杰弗里乔尔斯(Jeffrey joerres)认为,未来10年,各国的青年失业问题将更加明显。人们应该立即开始解决问题,而不是等待死亡。

根据国际劳工组织(劳工组织)的数据,已知青年失业率最高的地区是中东和北非,这两个地区的失业率都在24%左右。南非和东亚的青少年失业率只有一位数,除此之外,世界其他大部分地区类似年轻人的失业率非常高。他们的失业率可能接近成年人的三倍。

国际劳工组织去年感到些许安慰。在分析了56个国家的青年失业数据后,研究人员估计,2010年,这些国家15-24岁的失业人数减少了约200万,降至约7800万。但国际劳工组织经济学家史蒂文卡普索斯(Steven Kapsos)表示,乍一看,形势似乎正在好转,劳动力市场似乎对年轻人开放。然而,经过仔细分析,人们会认识到劳动力参与率实际上正在下降,年轻人逐渐被排除在就业市场之外。

一旦年轻人长期失业,他们将脱离主流就业渠道。他们通常没有责任,退休前有充足的闲暇时间。他们在业余时间有充足的精力和健康。即使年轻人导致中东不稳定,全球投资者仍然认为这只是一个局部事件。S&P 500指数在第一次不稳定局势后的一周内上涨了1%,而原油价格

然而,人们应该意识到不稳定局势的严重后果。乔治梅森大学公共政策学院的社会学家杰克阿。杰克戈德斯通认为,自法国大革命或更早以来,受过教育的年轻人一直站在反对当局的前列。去年12月,法国政府发布了一份关于该国敏感城市郊区的报告,称一些社区的年轻人觉得融入当地经济主流极其困难。2005年,以穆斯林人口为主的几个郊区爆发了骚乱。在去年的一系列暴力袭击中,警察和手持AK-47步枪的年轻人甚至发生了直接对抗。

人口结构的畸形也是最近北非和中东紧张局势的原因。根据各种人口信息来源,这些地区15-29岁的人口占总人口的最大比例。约旦、伊朗、摩洛哥和埃及分别占青年人口的30%、34%和29%,而美国约占21%。尽管20年前的高出生率会随着出生率的下降而下降,导致未来出生率下降,但现在它确实反映了不利的后果。

当新劳动力显著增加时,经济健康的国家将刺激经济增长。然而,中东的严峻局势不能利用这一人口红利。动荡地区的失业者说,他们自10年前获得相关学位以来一直失业。他们现在快30岁了,但仍然没有工作。政府过去给月收入只有40美元的清洁工提供工作。被迫离开工作岗位的失业者整天焦虑不安。

中东的一些国家试图通过扩大教育系统来缓解年轻人的就业压力,但这只是权宜之计。经过分析,来自美国智库、布鲁金斯学会(Brookings Institution)和迪拜政府学院(Dubai School of Government)的学者认为,该地区多年来一直在寻找工作的大学毕业生都想在公共服务行业工作,但随着政府提供的就业机会耗尽,他们只能放弃这一想法。由于当地正规私营企业增长缓慢,它们能够提供的就业机会极其有限。年轻人处于非常不稳定的非正规就业状况,或者依靠地下经济谋生。

2004年,一些国家采取了过度的经济行动来缓解危机。例如,从2006年到2008年,他们任命有商业头脑的政治家组成内阁,减轻企业的税收负担,增加进口关税和出口,并使电信业私有化。据国际金融公司(IFM)估计,这导致同期相关国家的年均经济增长率为7%,但2009年回落至5%以下,去年又回升至5%以上。

上述政策在短期和长期都有利有弊。从长期来看,增长对缓解社会紧张局势至关重要,但在短期内也会带来负面影响,因为增长的第一批果实很快就会进入已经富裕的人的口袋。

中东的社会制度问题使情况变得更糟。为了提高劳动生产率,必须提高就业人员的教育水平,但受过教育的劳动者往往有新的思想,需要新的管理方法。乔治梅森大学的高士通认为,这无疑将构成对抗和混乱的威胁。他还警告说,民主比简单地管理大量受过高等教育的人更有价值。西班牙年轻人的失业率高于中东,但他们并没有成为推翻社会和政府的威胁。

此外,发达民主国家的态度是无视现实,承担年轻人失业的后果。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经合组织)去年12月宣布,该组织34个工业化国家有1 670万年轻人失业,另有1 000万人在上学或接受培训,甚至没有开始寻找工作。根据华盛顿乔治敦大学公共政策教授哈里霍尔泽(Harry J. Holzer)的分析,经合组织一些最发达成员国的就业市场分为高收入部门和低收入部门,在高收入部门,许多普通求职者根本没有资格,而在低收入部门,求职者无法指望他们生存下去。男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