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动驾驶2018:焦虑梦想参半,储粮造血过冬


经过几轮人事动荡,文远知行更名改制后,在首轮融资中获得近1亿美元。投资方祁鸣风险投资公司的创始合伙人邝子平透露,与多数机器人轴项目的4亿至5亿美元的首轮估值相比,文远智行的估值仍然更高。红杉资本仍然积极资助智利-加拿大科学技术和赫多科学技术等项目。就连在汽车科技领域很少涉足的机构贝塔斯曼(Bertelsmann)也增加了对贺多科技的投资。Robotaxi项目Roadstar.ai联合创始人的另一项测量向钛媒体透露,该公司的b轮融资即将完成,估计价值10亿美元,并将被介绍给汽车公司和投资者。

“许多投资机构手中仍有资金,在经济衰退时期,它们更愿意出售给总公司,因为总公司更能抵御风险。”Roadstar.ai的早期投资者、尧都资本的创始合伙人杨光对钛媒体表示,“但初创企业和非头企业接下来很难筹集资金,毕竟,机构接下来筹集资金将越来越困难。”

无论是人民币还是美元基金,2018年的筹资规模都像悬崖一样下降。根据青科研究中心的数据,2018年上半年募集资金总额约为3800亿元,相比2017年上半年约为8600亿元,同比下降约56%。

与一级市场的萧条相呼应,二级市场也经常出现颠倒的估值,迫使主要依赖首次公开募股退出的国内投资机构收缩投资战线。

因此,尽管资本对新兴的总部公司来说并不太苛刻,但焦虑已经蔓延到整个市场。文远知行首席执行官韩旭曾无奈地表示,“一些投资者说,你可以为肖鹏做自动泊车,赚取一些收入。”位于同一个城市交通的汽车X也收到了投资者的询问,他们说,“你能去我的吗?”。

在实际的业务推广中,Roadstar.ai已经开始主动缩小技术维度,将其精力分散到自动驾驶公交车和终端配送等垂直领域,希望让投资者看到内部造血能力。

经过10年的发展,谷歌的自动驾驶项目Waymo于今年10月底投入商业运营。如果自动驾驶的启动项目缩短一半,将需要5年时间才能投放市场。然而,在首都冬季的阴影下,中国的商业自驾过程已经开始提前反应,生存和行业并购的戏剧也开始展开。

"在这个行业,在这个阶段,每个人都有梦想和担忧."无人驾驶独角兽穆明塔的投资者、凯辉汽车基金的合伙人李茂祥向钛媒体哀叹。

自驾车崛起

2016年是自驾车创业的一年。同年3月,自动驾驶初创公司克鲁斯自动化(Cruise Automation)被通用汽车集团以10亿美元收购。克鲁斯当时的主要业务是为汽车制造商提供逆向改造。同年12月,谷歌的自动驾驶程序被拆分成独立的公司瓦伊莫,从实验室转移到商业实验室。这些巨头的大规模业务调整和资本投资引发了中国每年科技创业创新的激烈反应。

“早期的融资是基于刷我的脸。我说过我会自己开车。在团队和方向确定之前,我获得了数百万美元的融资。”2016年9月,普林斯顿大学助理教授肖熊健创办了自动驾驶项目“汽车X”,回顾了当时的融资经历。

小熊健在香港科技大学获得硕士学位,专攻三维重建和街景分析。他从麻省理工学院获得博士学位,并被普林斯顿大学聘为助理教授。他拥有一个全堆栈自动驾驶企业家的大多数标签:他的学术背景、可靠的技术能力和辉煌的学术记录。

除了文远知行CEO韩旭、博尼艾联合创始人娄天成和飞步科技创始人何肖飞之外,还有一个额外的融资奖金项目,即在一家巨型公司的自主研发工作经历。

谈到从学术地位向企业家的转变,小熊健的感受很有代表性。“我开始在本科学习自主驾驶的三维重建,但这在当时是一个不受欢迎的课题。即使在教学期间,我努力从谷歌获得的学术奖金也只有每年3万到4万美元,我一次就能获得数百万美元。现在是让这个想法更容易实现的好时机。”

百度的美国自动驾驶团队负责测量感知技术,也是一个无人梦想家。他以谷歌无人驾驶的父亲“塞巴斯蒂安”的名字给儿子取名。“小马驹成立后,我们也看到了趋势和可行性,所以我们决定成立一家公司。”测量理论。

娄天成,一位在百度梅艳工作的伟大科学家,和百度梅艳的资深人士彭军,都于2016年年中辞职。同年年底,成立了4级自动驾驶项目小马驹爱(Pony Zhixing),将红杉中国基金和IDG资本引入种子轮。

Pony.ai成立不久,魏亮和他的同事佟仙桥、周广联手创建Roadstar.ai作为后来者,Roadstar.ai用了一句响亮的口号“在无人驾驶的世界里做优步”,将文远智行和Pony.ai放在同一个阵营。

无人驾驶世界中的优步(Uber)、机器人轴(Robotaxi)和城市无人驾驶出租车都指向同一个模式,即在城市中放置无人驾驶汽车来取代出租车或网络出租车,为用户提供出行服务。其核心优势是通过无人驾驶节省驾驶员成本。2017年谷歌的瓦伊莫、通用汽车的克鲁斯和福特的阿尔戈艾都指向这一模式。美国高昂的劳动力成本导致瑞银估计韦莫的价值在250亿至1350亿美元之间。

新汽车制造项目的创始人李翔在谈到公司的共享旅游业务时明确表示,“自动驾驶是共享旅游的一种武器。”然而,鉴于国内劳动力成本不到美国的三分之一以及劳动密集型的经济特点,李翔适时将“电动车”的属性添加到自动驾驶中。

虽然Robotaxi模式在中国的市场紧张程度略低于美国,但4级自动驾驶出租车仍然成为资本追逐的焦点,因为它包括综合感知、决策、规划和控制,以及高精度地图、精确定位和远程调度等全堆栈自动驾驶技术。

2017年,文远智行、小马驹爱和路星爱的三个机器人工厂聚集在广州,在硅谷之外的中国设立总部,硅谷也成为国内资本的集中地。

忧心忡忡的融资战

祁鸣风险投资公司是文远知行预赛的主要投资者。其创始合伙人邝子平对钛媒体表示,当团队看到自动驾驶风口时,他们乘坐的是韦莫自动驾驶汽车。“经过测试,我们相信这件事能够实现。谷歌表示将在2018年或2019年登陆。然后我们判断国内项目将在两年后,也就是2020年左右实现。现在我们需要出售。”

在资本的包围下,自动驾驶公司的融资战正在进行。

2018年5月,Roadstar.ai宣布完成一轮1.28亿美元的融资,声称这是汽车驾驶行业最大的单一融资。尧都资本杨光告诉钛媒体,经过这一轮投资,估值约为4-5亿美元。Roadstar A轮融资两个月后,小马驹艾宣布完成1.02亿美元A1轮融资,加上1月份1.12亿美元融资,使小马驹智行A轮融资总额达到2.14亿美元。一位汽车驾驶行业的投资者透露,虽然小马驹艾未未声称为A1轮融资,但实际上是B轮,估计价值约为9亿美元。

两个Robotaxi项目之间的僵局不是因为缺乏资金,而是因为缺乏人力资源。如果没有一连串的管理层内讧,这些自动驾驶项目的融资竞争会更加激烈。

两个Robotaxi项目之间的僵局不是因为缺乏资金,而是因为缺乏人力资源。如果没有一连串的管理层内讧,这些自动驾驶项目的融资竞争会更加激烈。

“我有时会带这些企业家和传统汽车公司的负责人谈论合作,而另一方感叹这些孩子还年轻,比我更有价值。”一位投资者告诉钛媒体。

成立一年多后,数十个团队的估值飙升至近十亿美元,创始成员的价值也大幅飙升,这给无人驾驶项目带来了管理挑战。首先是文远智行,他深受百度之苦

“新一轮投资者逐一与该公司的技术领导者进行了交谈,以确保问题得到解决,然后投入资金。”祁鸣风险投资公司的创始合伙人邝子平说。

除了文远的知识和实践之外,路达艾还卷入了其三个创始成员之间的内讧。“这些项目融资中断不是由于资本的寒冬,而是由于内部斗争。如果这不是内部问题,他们将在下一轮获得更多资金。”一家零部件公司与上述自动驾驶项目有很多业务重叠,该公司的负责人向钛媒体透露。

根据邝子平的判断,如果这些机器人项目在车辆交付计划中没有失控,获得3亿美元的融资可以支持它们进行商业着陆。目前,机器人轴项目的融资金额已基本达到一半以上,冬季的危险可能略有缓解。

然而,除了机器人轴项目,在位于其他场景的自动驾驶仪项目中,只有穆明塔获得了超过2亿美元的总融资。公司定位为“自动驾驶大脑”,通过建立自动驾驶软件算法平台,逐步为汽车公司提供自动驾驶技术解决方案的自主停车、高速、城市环路等场景。

未来,无人货运行业的代表项目图森(Tucson)在去年12月获得了5500万美元的C轮融资,目前还没有相关的资本信息。该公司首席技术官侯晓迪告诉钛媒体,他正在寻求下一轮融资,部署200辆无人驾驶汽车。

显然,对于没有得到资本大量关注的自驱动部件启动项目和将业务定位于场景其他子部分的全堆栈自驱动项目,自我生成的压力迫在眉睫。

为冬天制造血液,让汽车成为稀缺资源。

除了效仿谷歌Waymo的例子,一步实现L4级自动驾驶取代驾驶员之外,自动驾驶还有特斯拉式渐进路线,即根据美国汽车工程学会对自动驾驶的分类,从辅助驾驶一步步推进到无人驾驶,沿着1级到5级。

一步解决方案是互联网企业家青睐的路线,而渐进式路线是大多数汽车制造商的选择。

至于两条路线的选择,汽车X的创始人小熊健曾经说过,“我认为辅助驾驶和无人驾驶是完全不同的商业模式。L3是给汽车添加一些东西,给高端私家车一些辅助体验。然而,L4如何真正成为无人操作,并使无人驾驶技术转化为生产力,以改变出租车、外卖和物流行业?”

从主供应商的技术规划和汽车制造商的产品介绍来看,2018-2019年上半年是L2级辅助驾驶大规模生产的一年,2019 -2020年下半年将是L3大规模交付的一年。L3级自动驾驶将对激光雷达和高精度地图等产品产生巨大需求。同时,自主停车和自适应巡航等模块化辅助驾驶技术也是汽车企业的主要采购功能。

”对于自动驾驶零部件公司或定位为第1层和第2层的公司,投资者看到的非常简单。他们能交付产品并从汽车制造商那里得到订单吗?”尧都资本是在汽车技术领域投入巨资的早期机构。尧都资本的创始合伙人杨光告诉钛媒体,“大多数公司甚至没有机会从汽车制造商那里得到订单。他们如何支持估值?”

此外,即使获得了主机厂的合作订单,在汽车漫长的开发周期中,产品能否装入汽车仍是未知数。

”汽车工业的一个特点是周期长,有一套程序来确定类型选择,通过汽车法规,然后释放数量。例如,激光雷达现在出售给汽车制造商,汽车制造商的相应批量生产型号要到两三年后才会上市。也就是说,订单要到2020年或2021年才能完成,那时收入可能会到来,如果目前的估值如此之高,将会有争议。”杨光说。

硅谷

由于估值和生产进度不匹配,中国许多零部件项目的投资也大幅增加。陈涛资本是一个投资汽车驱动供应链的组织。其管理合伙人梁书今年10月表示,“在一个月内,该行业发生了三次单一的投资跳跃事件,甚至与已经交付门票的投资者发生了暂时的跳跃。”

虽然降低估值会给公司的发展带来痛苦,但这是度过资本寒冬的第一选择。金融服务机构泰和资本董事梅林(Merlin)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我已经多次建议在融资过程中降低自驾项目的估值,先拿到钱。”

在调整估值以获得外部融资的同时,转向汽车公司寻求商业订单也是定位于垂直场景的自动驾驶项目的选择。

“自从公司成立以来,每年都有一轮融资。每次我筹集资金,我都会保证我有两年的盈余。“时宇科技创始人吴甘沙告诉钛媒体,这些投资者大多是人民币行业基金,包括深度风险投资等老牌机构。石喻科技成立于2016年6月。吴甘沙表示,该公司尚未将其估值提高至10亿美元。

“但是我们不能光靠外面的钱过冬,我们必须靠自己的血过活。"吴甘沙已经将无人驾驶轮渡项目搁置在公园、机场和停车场,这些项目此前是由时宇科技规划的. "一辆汽车花费数万美元,司机一个月挣数千美元。除了展示科技的形象,他们不需要购买几十万辆无人驾驶汽车。我们需要的是一个需求旺盛、规模庞大的场景。“目前,吴甘沙已选择着陆现场作为机场行李物流车,并已率先与香港机场签署合作协议。”这种物流车一天24小时运行,每辆车有三名司机,一名司机年收入20万元,工作环境恶劣。如果有一个好的无人驾驶方案,不仅可以解决成本问题,还可以解决无人雇佣的问题。一般来说,像这样的机场需要1000到2000辆汽车,购买轻型硬件需要5000到10亿元。这笔收入将占公司明年收入的三分之一。”吴甘沙说道。然而,这种情况需要大量时间与当地政府联系,通过技术审查,然后进行运行测试,以最终确定是否形成大规模生产合作。

与此同时,吴甘沙也将目光转向与汽车制造商的合作,希望能为主机厂提供L3或L4自动驾驶停车服务方案。目前,宣布的合作项目包括通用五菱和Gofun,这是第一个汽车合同下的分时租赁项目。吴甘沙透露,该公司2018年的收入将达到5000万英镑左右,明年将突破1亿英镑。

除了石喻科技,已获得2亿美元融资并自称是国内首个无人驾驶独角兽项目的Momenta,也为汽车公司提供了自动停车和L3自动驾驶等技术解决方案。

“所以与花很多钱购买自主创业公司的外国汽车公司不同,汽车公司在中国是稀缺资源。”吴甘沙说道。

合并还是联盟?

11月初,Robotaxi项目Roadstar.ai也宣布了其内部造血计划,该计划将使用一系列技术来缩小尺寸,并切入无人驾驶巴士、小型巴士、无人驾驶快递车辆、无人驾驶卡车等领域,以实现内部造血。然而,Roadstar.ai天使投资人杨光对该计划的评价是:“事实上,这都是定制项目,不会产生太多的血液。投资者更能看到并拥有这种能力。“

和Roadstar.ai联合创始人measurement一再强调,尽管该公司有造血计划,但其主要关注点仍在Robotaxi的主线上。

“我们不仅不会要求他们做与其主要业务无关的事情,我们甚至会反对他们。投资者邝子平也明确表示,他对文远知识和实践遇到的“缩小规模”和创收的压力持何种态度投资时你应该清楚地思考方向。“

谷歌的瓦莫一号已经在美国凤凰城开始商业试运营。尽管参与乘坐的用户是

除了4级自动驾驶技术的长着陆周期之外,着陆场景也受到质疑。“害怕自动驾驶的是人。商用车主要用于人口稀少的高速公路和矿区。乘用车正是人们需要去的地方。在北京高峰时间乘出租车。”福田汽车副总经理吴锡斌在讲话中说。

目前,机器人大部分项目都是与当地政府合作在指定的示范区着陆。11月1日,广州公交集团白云公司宣布推出国内首辆无人驾驶出租车,并于当天在广州大学城试运行。然而,它很快被番禺区交通局“拦下”。

番禺区交通局在一篇帖子中表示,在相关法律法规、技术硬件和道路环境完善之前,在大学城试运行存在一定的安全隐患。即使是在凤凰城收费运营的谷歌Waymo One,仍然需要一名安全官员坐在驾驶座后面。

即使安检人员被取消,一名自动驾驶从业人员也表示担心韦莫能否迅速将自动驾驶出租车业务复制到其他城市。“韦莫的测试场景大多在亚利桑那州,那里一年四季阳光明媚,几乎没有人和车。它需要做大量的测试和验证工作才能扩展到其他城市。”

漫长而复杂的登陆过程导致了海外4级自动驾驶行业的并购浪潮,如通用汽车公司以4.5亿美元收购克鲁斯、福特汽车公司收购阿尔戈艾(Argo.ai)、优步公司收购奥托(Otto)、德尔福公司收购纳特诺米(NuTonomy)。

杨光预测中国四级项目的发展将与北美市场相似。“这些4级项目的商业化方向很难说,自称是机器人技术(Robotaxi)或货运,但这更代表一种技术能力,表明我可以制定一个4级无人驾驶计划,最终不一定要购买一批汽车来运营,可能向汽车公司提供技术解决方案,可能与平台进行技术合作,或者被收购。”

在杨光看来,SAIC和吉利等汽车巨头将成为潜在买家,它们正积极为在线汽车经销商或滴滴等在线汽车经销商搭建平台。

在文远知行的最新一轮a股融资中,领先投资者已经涌现出日产-雷诺-三菱联盟等汽车公司。投资者邝子平直言不讳地告诉钛媒体,“我们只是想组成一个像克鲁斯通用汽车和本田这样的联盟。自动驾驶仪初创企业没有能力制造汽车,必须与汽车公司紧密合作,才能实现自动驾驶仪的大规模生产。”

关于文远志行是否会被日产-雷诺-三菱收购,邝子平表示,“目前还没有这样的计划。文远知行仍希望将其业务集中在国内市场,因此除了日产联盟,它还希望引入一家本土汽车公司。”

除了促进无人驾驶汽车的大规模生产,结成联盟也是提高估值的一个先验途径。通用汽车于2016年以10亿美元收购巡航自动化,在2018年收购本田7.5亿美元投资后,其估值飙升至146亿美元。

Roadstar.ai联合创始人和首席技术官向钛媒体透露,该公司还将在下一轮b融资中引入两家以上的汽车公司。根据Roadstar.ai的计划,到2020年,该公司将推出1000辆自动驾驶汽车,这将与汽车公司合作完成。然而,对于此次收购,该措施也表达了谨慎的观点:“我们相信我们可以进行首次公开募股。”

一家顶级汽车公司的自动驾驶仪经理对钛媒体分析道,“汽车公司收购这些自动驾驶仪公司的可能性不如英美烟草。大多数国内汽车公司都是国有企业。国有企业收购类似公司有国有资产流失的风险。被收购公司的正确估价是多少?双方很有可能不会在一起谈判。”

但是除了汽车公司,拥有自动着陆场景资源的公司会成为并购中的主导角色吗?12月19日,路透社报道称,滴滴将在2019年收购一家汽车公司,包括新成立的汽车公司肖鹏汽车。如果滴滴与汽车公司的合资项目被搁置,那么滴滴在自驾领域的布局将被切断,滴滴参与资本竞争也并非不可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