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家上市公司没了,半辈子毁了,他却不知该恨谁


“我想要的是绝对的清白。”

2019年4月10日,科龙电器前董事长、格林克尔集团创始人、前家用电器巨头顾储君被判再次受审。最高人民法院作出终审判决,宣告顾储君虚报注册资本罪和非法披露或不披露重要信息罪无效,并将挪用资金罪减刑为五年有期徒刑(执行完毕)。

有些人说他得到了一个“温和”的判断。然而,对于顾储君来说,这种“中庸”也是象征性的,而不是实用性的。即使这是象征性的,对他来说也没什么意义。

七年监禁,永不内疚,七年出狱,永不停止哭泣。经过14年的斗争,顾储君对绝对清白的渴望没有实现。当年的“英姿飒爽,羽毛扇,黑丝巾”都不见了。

“我与众不同”

充满热情。这四个字是顾储君版本中的“我生命的前半部分”。

作为一名十几岁的知青,我只需要两周的时间就可以复习并进入江苏理工大学(江苏大学的前身);

我做得足够好,可以留在大学里,但是我失去了我的位置,因为我在公共场合扇了班长两次耳光。这位研究生被天津大学录取,并向他的导师抱怨道:“他能理解我一半的工作真是太好了!”;

质疑诺贝尔物理学家的思想,并亲自提出顾的热力学循环理论,成为世界上第一个以中国科学家命名的热力学循环理论。

毕业后,我留在学校教书,我15岁的老师生气了:你没有资格用这种口气和我说话!你不配得到它!

骄傲、自负、聪明、坚强。

他是个天才的外星人,不适合人群。

1989年,30岁的顾储君在顾氏循环理论的基础上,以“年轻科学家”为光环,发明了格林克尔制冷剂,声称比传统制冷剂节能10%~35%。

因此,他的研究生导师亲自揭穿了这一点:谷开来的循环是一个谎言!顾储君是“哗众取宠,欺骗外行”。

顾储君反驳道:“我发明的制冷剂是世界上最好的制冷剂。它不能只由第一类评估,而是由第一类评估。

自负给他带来了更多的批评。《上海科技报》专门召开了“谷轮”消除假冒伪劣技术研讨会,直接将谷储君变成了技术骗子。

为了证明自己,顾辞去了月薪不到100元的学校工作,成立了一家制冷公司,生产超低能耗空调,用自己的技术赚钱。

踏上中国的“空调热”,在不到两年的时间里,他的“小康”空调品牌已经达到每年6万台。在不到四年的时间里,10万元的创业基金已经累计到2000万元。

1990年,一位英国商人看中了顾储君的制冷技术,并邀请他入股。

一年后,他在英国建立了顾氏制冷公司和年产2000吨制冷剂的生产基地。这家分公司开始一个接一个地分支。这笔生意给他带来了总共5000万美元。

学术界一直是坎坷和懦弱的,但在商界却是繁荣和美丽的。

顾储君很难过。他原本打算成为一名科学家并获得诺贝尔奖,但现在他只能成为一名富翁。

他感慨地对他的朋友说:建立一家公司不同于学习,80%依赖于吹毛求疵,20%依赖于做事。

考虑到这种危险的想法,在技术监督局采集的许多质量检验样品中,储君的空调厂被发现不合格(据说抽样被拒绝),富裕的空调被命令停止生产。后来,产品被封存,但他很生气。他起诉技术监督局,输掉了第一次和第二次审判。

有媒体跟踪。败诉后,顾储君既没有追回被没收的空调,也没有支付600万元罚款。

Kelon Miracle

1995年3月,在失去富裕的空调案例后,顾储君在天津成立了格林克尔制冷公司,随后先后在北京、深圳、海南和湖北成立了四家高科技环保工程公司。

产品如何打开局面?

据秘书《顾雏军的巴别塔》称,1998年,顾储君甚至要求国家环保总局出具文件

2000年,顾储君将10多家海外公司和5家内地公司打包成格林克尔科技控股公司(Glinkle Technology Holding Company),该公司于当年7月上市,筹资5.5亿港元,个人价值达到3.85亿港元。

只有在上市后,人们才从绿酷的董事名单中瞥见顾储君网络的力量:

刘从梦,农业部国际合作司司长,苏学智,电子工业部科技司司长,王某,国家环保总局局长,熊某,中信公司总会计师,高级财务顾问.

上市后凭借强大的权威和雄厚的财力,2001年,鲜为人知的顾储君和格林克尔公司击败了众多国内外资本发起人,以3.48亿元收购了科龙电气公司在顺德容桂镇出售的26.43%股份,成为中国第二大冰箱公司的第一大股东。

戏剧性的是,就在两年前,当顾储君将自己的顾制冷剂带到科龙出售时,第一家在香港上市的h股家电公司粗暴地拒绝了他,该公司年产350万台空调和200万台冰箱,拥有2万多名员工,品牌价值150亿元人民币。“古帝国”科隆以低价出售,这几乎是当时业界的共识。

导致这家老牌国有企业价格下跌的原因是,自20世纪90年代末以来,它的系统日益封闭,人员过剩,人员过剩,营业额和利润不断下降。

2000年,连续九年位居全国第一的科龙电器亏损6.78亿元,次年亏损面积扩大到15.55亿元。如果科龙再输一年,它将被除名。当它“嫁给”负债9亿英镑的格林科尔时,顾储君只剩下一年的时间了。

"基隆无路可走,必须被杀死."顾储君看起来傲慢、不耐烦、反复无常,他已经开始展现出务实、谨慎、改变生活的改革派一面。

2002年,当他在科隆就职时,他大力推广三种强有力的药物,即稳定军队、减少人员和降低成本。

首先,他宣布管理、研发体系和销售政策三个核心领域基本未变。在此基础上,取消多余机构和海外部门,精简财务人员,统一资金管理。每个部门都没有设立副科长。所有未能实现年初目标的部门经理都被解雇了。从采购、生产、设计、装饰甚至复印纸的使用等各个方面来看,所有采购原材料的供应商都必须进行全国性的竞标,并且必须要求业主提交安装卫生间的预算。

"在顾里的办公室里,许多科龙的中高级官员都被他指着鼻子骂了一顿。"一些科隆内部人士评论说,他太粗鲁了。

当顾储君接任科龙董事长时,他经常收到员工批评和质疑他的短信。三个月后,没有人责骂,200多名高管的流失率不到15%,内部机构从11个部门减少到7个,部门数量从34个减少到22个。

2002年底,去年亏损20多亿元的科龙电器盈利9000万元。11个月后,科龙在同等对待员工的情况下,节省了1000万元的人工成本和6000万元的采购成本。三年后,科龙空调和冰箱的成本分别下降了48%和35%。

省下来的钱被投入到技术研究中。

顾储君执掌科龙不到两年,技术研发成本几乎翻了一番,专利申请数量增加了60%。他亲自带领技术团队实现了“双效率”和“分体多循环”两大突破,从而创造了分体多循环冰箱和双效特大空调两大爆炸性新产品。

由于其卓越的节能和效率,2005年市场上出售了相同数量动物的冰箱。其他人卖了1300元,科龙可以卖2600元。2000年之前,科龙的海外销售额仅为每年6000万美元。顾储君接手的第一年,它增加到1.1亿美元,第三年超过4亿美元。

品牌复兴。

凯隆,重组了一个

2003年6月,他在扬州投资建设了年产300多万台冰箱、冰柜生产基地。

同年投资3.6亿美元建设南昌工业园区;

格林科尔-梅林工业园区于2004年开工建设;

2004年8月,他出资1.56亿元购买商丘冰熊制冷公司的制冷汽车制造生产设备。

……

根据《顾雏军的巴别塔》作者孙彦军的统计,截至2004年,顾储君已经收购了两家上市冰箱公司科龙和美菱,包括吉林吉诺尔、上海尚领和杭州西陵在内的多条生产线,以及四大冰箱品牌。一旦新的生产基地建成,顾储君的冰箱产能将超过1300万台,按实际价值计算,它将成为世界第一。

收购凯隆的快乐和成功正在被迅速复制。顾储君的身边充满了对“国企改制英雄”的钦佩。他展示了一个资本猎人的野心。

2003年12月,顾储君浩斥资4.178亿元收购江苏亚星客车集团60.67%的股权,成为后者的最大股东。

四个月后,他以1.01亿元人民币收购襄阳轴承29.84%的股份,并晋升为最大股东。

当时,有人提醒顾储君,突然进入汽车制造业就等于“死亡”。

但是顾储君沉浸在科龙重组的奇迹中,觉得我们不再需要退缩,已经走出去了。现在回头看,无限的风景在险峰上!

2004年底,顾储君先后收购了法国盖茨汽车配件公司和欧洲莱德(LPD)汽车设计公司,这两家公司都是全资收购。

仅仅一年时间,一个顾氏汽车帝国就在地上建造了高楼。

顾储君迎来了他生命中最精彩的时刻。2003年12月,他当选为中央电视台年度经济人。获奖感言称:他已经将竞争对手变成了自己的合作伙伴,收购了科龙并控制了美菱。他利用10亿元的资本来带动数百亿家企业。他是制冷专家和投资赢家。

“中国第三代企业家领袖”已经成为顾储君的专属代词。

当时,有人把他集中购买的企业放在一起,计算出至少要花40多亿元。他回答说:有这么多,很少,不到10亿元。

"我现在只有9亿银行贷款."他在采访中说。“灰烬消失”央视出名后不久,顾储君就和格林克尔帝国一起被列入了《福布斯》中国大陆最富有的人名单,格林克尔帝国横跨家电和汽车两大产业,经营着五家上市公司。

"我们现在唯一不需要的是钱。"他说。

如此炫耀的财富引起了学术喉舌国王的注意。

2004年8月,香港中文大学金融学教授郎咸平发表了一篇关于《格林柯尔:在“国退民进”的盛宴中狂欢》的演讲,详细拆除了顾储君通过金融欺诈瓜分国家财富的“七把斧子”:

扎营,利用这一形势,与顾客反目成仇,互惠互利,洗了个大澡,欢迎长相出众的人,借鸡生蛋。

郎咸平指出,当谷开来收购科龙、美菱、亚星和湘西四家企业时,他首先通过提前进入企业来增加运营支出,制造虚假亏损。然后他以亏损为借口大幅降低收购价格,完成收购后降低运营费用,并给人一种接手后会亏损很大的错觉,从而强化了顾先生的“民营企业神话”。

在接连轰击德隆、海尔和TCL之后,郎咸平终于一拍即合。顾储君愤怒地起诉郎咸平诽谤,并回来惩罚他“误导国家的空话”。

“郎家之争”立即引发了一场网上大辩论,90%的网民支持郎咸平。顾储君成了“国家祸害”、“官商勾结皮条客”和“国有资产窃贼”。他和许多私营企业的人应该被“根除”、“消灭”和“毁灭”。

2005年4月,顾储君终于被抓了。

凯隆电气在利润持续大幅增长后突然宣布亏损。几乎与此同时,亚洲卫星巴士(AsiaSat Bus)发布了第一季度亏损报告,其股票成为了ST AsiaSat。

如此神秘的财务结果引起了许多疑问。有些人推测格林克尔部门可能与德龙部门相同

7月份,各大银行只收到科龙的贷款。供应商要求现金和库存。亚星巴士和天津格林科尔工厂瘫痪了。70%的空调生产线完全关闭,科龙产品缺货。

储君疯狂扩张期间种下的雷声一个接一个地爆炸了。

他整合的许多企业的负债率都在80%以上。这些企业缺乏融资功能,短期内无法盈利。银行也很谨慎。一旦格林克尔最大的血供泵科龙出现故障,古帝国的资本链将全面收紧。

根据《中国企业家》,在科龙危机期间,“不缺钱”的顾储君一直在寻找资金来恢复生产。

此时,证券及期货事务监察委员会发现格林克尔在过去几年挪用科龙超过20亿元的资金进行周转,尚有约3亿元未清。

在这3亿英镑中,顾储君公开承认他已经搬走了:“科龙的年收入接近100亿英镑,挪用3亿英镑根本算不了什么!”

直到最后一刻,他仍然相信自己不会被抓住。只要他卖掉科龙的股份并归还这笔钱,他就能解决问题,即使没有律师。

2005年7月29日,顾储君因涉嫌虚假财务报表、虚假出资和挪用资产被佛山市公安局逮捕。

9月9日,顾储君入狱,科龙将自己卖给了海信。

11月,美菱电气公司的股份被长虹收购,阿斯顿重组。

2006年1月,翔桥的股权被出售给一家浙江企业。

格林酷于2007年5月撤出香港。

短短几个月内,横跨家电和汽车两大产业的首都储君的五家上市公司央视年度经济人物和中国第三代企业家已经崩溃。

关于其资本运营、挪用资金、财务欺诈、国有企业并购等的争论。多年来,他的监禁、释放、重审和终审都没有结束。

至于他对纯真的苦苦追求,14年后,没有多少人关心。越来越多的人喜欢看着他的亲戚,看着他恨郎咸平,看着他戴着“草人们是完全无辜的”的高帽子,继续作为一个传奇和一个反常的人活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