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必平IPO:应收账款多 研发投入低


ambiping IPO:应收账款大,研发投入少,最大客户为老股东

来源:华彩静

2019年12月27日,广州ambiping医药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ambiping”)提交招股说明书,拟登陆科技创新板。

公司此次计划筹资3.73亿元,主要用于研发生产基地建设项目和营销服务网络升级建设项目。

这些项目都指向阿比丁的主营业务,也是阿比丁赖以生存的三大赛道:研发、生产和销售一系列与体外诊断相关的产品,主要包括细胞学诊断试剂和仪器(LBP系列)、免疫组化诊断试剂和仪器(IHC系列)和分子诊断试剂和仪器(聚合酶链反应系列和荧光原位杂交系列)。

▲资料来源:阿比丁的说明书

简而言之,阿比丁布局的细胞学诊断、分子诊断和免疫诊断完全涵盖了从细胞形态到蛋白质表达和基于检测的不同诊断水平的临床需求。

截至招股说明书披露日,安必平已拥有485件注册/备案产品,并建立了完善的销售服务体系。产品市场已经扩展到全国近1800家医疗机构。

1

“后门”和“后门”只是为了一件事。

根据华彩静的理解,计划在2019年底申请登陆科创办的安必平是国内资本市场的“操作者”。15年前,当安普莱恩斯成立时,她下定决心要登陆创业板,甚至是主板。

2005年,蔡祥庭、周雷、康顺医药在广州出资成立了安必平。此后,安必平被国内巨型分子诊断试剂产业大安基因(简称。深圳)。2011年,大安投资770.6万元购买安必平39.90%的股份,旨在扩大公司在诊断试剂行业的产品线,提高其在人类乳头瘤病毒检测试剂细分领域的竞争力。

2012年至2014年,大安基因宣布,为了逐步改善安必平的股权结构,最大限度地解决同业竞争问题,最终推进其a股上市计划,先后将34.92%的股权转让给多个战略投资者,其中26.59%转让给广州凯多投资咨询中心(有限合伙)(以下简称“凯多投资”)和蔡祥廷。

▲资料来源:祁查

据祁查称,开多投资成立于2011年,其执行合伙人兼实际控制人是安必平公司法人兼董事长蔡向庭。

为了进入资本市场,阿比丁进行了许多股权交易。最后,2015年2月,安必平首次向深交所提交了创业板招股说明书。

然而,阿比丁在股票市场的上市似乎并不顺利。2016年11月,证券及期货事务监察委员会宣布,阿比丁将自动退出首次公开募股申报,因为该公司已有三个多月没有更新财务数据。

▲数据来源:根据flush披露的相关数据,2012年至2014年的经营收入总额分别为1.07亿元、1.43亿元和1.97亿元,归属于母公司所有者的净利润分别为2700万元、3800万元和4300万元。作为一家准上市公司,其营业收入和净利润在报告期内稳步增长。

为什么安比平不愿意更新数据?有房间吗?

华华财经发现,如果不及时披露财务数据,终止首次公开募股并不是一个简单的财务问题。然而,阿比丁有更多的选择通过后门上市。与创业板高水位的“堰塞湖”中无休止的等待相比,借壳上市似乎是解决上市问题的捷径。

▲数据来源:上海证券报

2016年12月23日,金隅车城(。1998年上市的深交所发布公告,以13.2亿元收购安必平100%的股权。

谁是于今车城?

▲数据来源:根据Flush iFinD数据库的披露

▲数据来源:根据flush披露的相关数据,2012年至2014年的经营收入总额分别为1.07亿元、1.43亿元和1.97亿元,归属于母公司所有者的净利润分别为2700万元、3800万元和4300万元。作为一家准上市公司,其营业收入和净利润在报告期内稳步增长。

▲数据来源:根据flush披露的相关数据,2012年至2014年的经营收入总额分别为1.07亿元、1.43亿元和1.97亿元,归属于母公司所有者的净利润分别为2700万元、3800万元和4300万元。作为一家准上市公司,其营业收入和净利润在报告期内稳步增长。

三年后,到2019年底,沉默的安必平将首次进入科技创新委员会,推出四个系列的体外诊断产品。质量如何?

2

公司业绩的增长率并不稳定,多年来它的老主人一直在增加收入。

根据安必平的招股说明书,公司报告期的营业收入分别为2.41亿元、2.6亿元、3.06亿元和1.55亿元。收入增长率有明显波动,2016年至2018年分别为18.89%、8.00%和17.59%。报告期内,安必平的净利润分别为4600万元、4800万元、6100万元和3100万元。与营业收入相比,公司净利润大幅增长,2018年和2017年净利润增长率分别为27.16%和5.01%。

然而,从公司2019年半年度报告的数据来看,2019年的高净利润增长率似乎是不可持续的。截至阿比平招股说明书披露之日,其2019年利润数据仅为2018年的一半多一点。

▲数据来源:刷新iFinD数据库

同时,随着公司收入的增长,应收账款和应收票据也有小幅增长,2017年至2018年分别增长4.12%和7.45%,营业收入占比相对稳定,保持在60%左右。

仅在2019年上半年的财务数据中,阿比丁的应收账款和应收票据接近2018年总额,达到1.64亿元,占营业收入的115.13%,同期应收账款周转率也大幅下降至1以下。

▲数据来源:Flush iFinD Database

此外,根据阿比平的招股说明书,公司前五大客户在报告期内的总购买量不到其营业额的10%。我不得不说,ambiping的下游客户太分散了。随着他们的盘子越来越大,应收账款确实不是很好。

▲数据来源:阿比丁的招股说明书

在众多大客户中,华彩静注意到阿比丁的前雇主大安基因一直是前五大客户。根据安必平的早期招股说明书,早在2011年,大安基因就已经是安必平的重要客户:

2011年,大安基因成为安必平的第二大客户,向其购买了552.8万元的产品;

2012年,大安基因是阿比丁的第三大客户,向其购买了436.4万元的产品;

2014年前9个月,大安基因成为阿比丁的第三大客户,向其购买了334.1万元的产品;

从2016年到2019年上半年,大安基因一直是阿比丁最大的客户,总购买量为3161.75万元。

多次出售股份,优化股权结构,进行大规模收购,打开上下游产业链。老东家大安基因为阿比丁的顺利上市伤透了心。

3

这个行业的竞争越来越激烈,集中在财务管理上,而忽略了研发。

根据前瞻性行业研究所披露的数据,截至2017年,我国体外诊断企业超过1000家,而2017年国内企业只有40多家体外诊断企业,销售收入超过1亿。

同时,与国内市场相对集中的国际知名体外诊断企业相比,国内企业大多只在低端市场占有一定份额,相对分散。只有13家公司的市场份额超过1%,远低于外国企业。

▲资料来源:前瞻性行业研究所

据华彩静了解,体外诊断行业研发周期短,技术替代迭代比药物快。

与此同时,中国体外诊断行业面临着产品和商业模式同质化比较严重,上下游议价能力普遍的现实。随着该领域分销企业数量的增加和国家“批量购买”和“双票制”等“费用控制”措施的实施,预计该行业的竞争将更加激烈。

所以,读了这篇文章,我认为我的朋友应该

根据招股说明书,公司在报告期内的研发支出分别为1300万元、1500万元、1500万元和0800万元,仅略高于同期销售支出的十分之一。

R&D费用率全年保持在5%左右,远低于同期可比公司的平均水平。

▲数据来源:安比平的计划书

仅仅依靠他以前俱乐部所有成员的帮助来诊断体外轨道并跑得更远更高是远远不够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