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冠肺炎逝者遗体解剖结果即将公布 专访法医刘良


自2月16日凌晨第一例新发冠状肺炎尸体解剖完成以来,同济医学院法医学教授、湖北省司法鉴定协会会长刘亮一行已取得9例死亡病例的病理标本。2月24日,中央电视台记者就新发肺炎死者尸检的一系列问题采访了刘亮。

尸检的目的是什么?

记者:解剖新发肺炎死者的尸体和研究一些重要信息的目的是什么?

刘良:目的是找出病毒对病人造成伤害的地方。我们称之为靶器官。首先,我们可以探索它的传播途径。第二,我们应该为这个地方研究药物。另一件事是了解病毒引起肺损伤的机制。如果发现正确,可以采取相应的保护措施。如果没有尸检,基本上不可能知道对手或它将袭击你的方向。整件事都是空白的。

为什么第一次尸检被推迟了?

早在1月22日,刘良就要求对新发肺炎死者进行病理解剖,并要求联合小组向相关部门提交紧急报告,强调病理解剖的重要性。然而,直到2月16日,才对第一位新确诊的肺炎患者的尸体进行了尸检。在此期间,刘亮的团队遇到了什么困难?

刘亮:首先,网站不能保证。解剖部位必须有负压,但我国只有负压实验室,没有负压解剖室。在道德方面,我们需要征得死者家属的同意。我们必须面对面交流。这包括时间和空间问题,所以非常困难。

记者:你在等待的时候感觉如何?

刘良:我很担心,因为人们都快死了,而我却不知所措。如果我们提前一天知道他的病理变化,对临床治疗将非常有价值。

家属同意将捐赠遗体的手术室改造成解剖室

2月15日下午,刘亮得知部分家属同意将亲人遗体捐赠进行病理解剖,武汉金印滩医院同意将一间小手术室改造成解剖室。

刘亮:碰巧这家医院的手术室是负压的空间,所以更适合我们做。我们清除了里面所有不必要的东西,另外要注意的是它不会在房间里造成一些血迹。因为除了空气,它还影响地面和水。

记者:在进入之前你需要什么样的保护?

刘亮:像临床医生一样,我们必须做各种保护。当然,我们的保护级别更高。我们戴三层手套,两层面具,两三层帽子,然后是护目镜和防护屏。服装的规格也很高,特别是密封性好,不透气。这样,所有暴露的位置都可以关闭。

第一次尸检持续了将近三个小时,是平时的三倍。

2月16日凌晨1: 00左右,刘亮的团队进入尸检室,开始对新患肺炎的死者进行第一次病理解剖。

刘良:尸检前,我们一起向他鞠躬了很长时间。我们非常尊敬死者,并衷心感谢这些人。他们是伟大的爱。

刘亮通常需要一个小时来进行尸检。然而,第一个新诊断的肺炎病人的尸检持续了近三个小时,几乎是平时的三倍,直到凌晨3点50分才结束。记者:这么长时间的原因是什么?

刘良:第一个是第一个案例。小心点。第二,这的确很不舒服。人们缺少氧气,当背部被缝上一针时,他们会喘不过气来,而且他们的腰部也不舒服。如果你穿上那套服装,就像宇航员一样,如果你一直穿着它流汗,你就会脱水。半夜,也有一种饥饿的状态。

解剖的遗骸越多,就越需要分类。

记者:从第一个案例到现在,你认为有更多的遗骸更好,还是足以满足某些需求?

刘良:越多越好。

记者:为什么?

刘良:开始说病毒欺负老人。过了一会儿,年轻人和孩子也有了。因此,必须根据不同的年龄、不同的性别以及是否有其他疾病对其进行分类

刘亮:钟南山院士今天(24日)上午打电话给我。他说他们的一线医生会等着我的结果,否则我不知道该怎么治疗,也不知道如何评价治疗效果。

记者:当你接到这个电话时,你有什么感觉?

刘良:我赶时间,快点,快点。到今天(24日),初步结果已经开始。我们正在讨论初步结果,并已达成共识,将在今后几天内发布。寄出后,会尽快送到一线医生那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