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苏老板哭诉:复工太难了 一个街道复工率仅4%


一条街的复工率只有4% |江苏老板抽泣着说:复工太难了!

中国经济周刊

目前,疫情防控和经济社会发展的总体规划既是一战,也是一次重大考验。面对严重的新皇冠肺炎疫情,我们不仅要打赢这场疫情防控战争,还要努力恢复工作和生产,保持经济稳定运行。

疫情防控迫在眉睫,当我重返工作岗位再次分娩时,我将不再等待。我怎么能两者都做,我怎么能两者都做?这是各级政府和各类企业面临的一个紧迫问题。这也是对地方政府解决冲突、平衡各方治理智慧的重大考验。

《中国经济周刊》记者谢伟,京苏连线报道

新官肺炎爆发,许多行业已经开始艰难。如何平衡防疫与经济发展,不仅是宏观经济的“大考验”,也是中小企业生死存亡的“大考验”。

过去几天,从中央政府到地方政府,出台了一系列措施支持企业恢复生产,度过难关。疫情仍在继续,这是“最激动人心和最关键的阶段”。中小企业面临着经营和融资的双重挑战,重返工作岗位的道路依然艰难。

“开始工作的利润少于支付的工资、社会保障和税收”

“重返工作岗位的核心问题是员工无法进入。这是最大的问题。”江苏省无锡市一家小企业的老板张天成告诉记者《中国经济周刊》,如果人们不能进入这个行业,他们如何才能重新找到工作?

张天成的企业位于无锡新区的工业园区,是微电子、纺织、服装等中小型企业的聚集地之一。工业园还被评为“外向型经济工作的获奖单位”,是当地产业集群的缩影。

张天成的企业是一家设计、开发、封装和测试半导体功率器件的高科技企业。成立八年来,年销售额已达到2亿元,客户包括海尔、美的等知名企业。

疫情给今年复工带来的困难是显而易见的:一方面,防疫工作导致员工复工率不足;另一方面,复工并没有完全恢复效率,生产能力也不能充分发挥。

张天成的公司在递交了包括《企业复工申请表》 《企业全体员工花名册》 《企业内重点疫情防控对象排查表》在内的十多份表格和文件后,获得了恢复工作的许可,但是人员短缺成了一个问题。

"公司有200多人,实际上有38人。一个真正的企业就像一条链条。如果没有一个部分,就无法启动它。”张天成直言不讳地告诉记者,“恢复工作的核心问题是员工无法进入。这是最大的问题。”

2月7日,无锡发布《企业复产员工花名册》,要求湖北、浙江、广东、河南、湖南、安徽、江西的所有人员返回。

那时,张天成的心特别着急。“我们企业一定非常重视人员的安全。新年以来,许多员工被孤立在家里。他们的健康有保障。但这七个省份的员工无法重返工作岗位。”

他70%的员工来自其他省份,其中很多来自河南、安徽和7个省的其他地方。在一些疫情不严重的地区,员工希望返回,但面对城市、村庄和社区的关闭,许多道路被关闭,返程被切断。

重返工作岗位,员工的流动性“两端都有限”,但如果你不重返工作岗位,企业就无法坐下来或等待。

“在不开工的情况下,企业的现金流可以维持两个月,但时间长了就会陷入困境。”张天成算了一下账单,现在企业的月人工成本在100万到200万元之间,另外还有电费、设备折旧、行政费用等。

作为一家高科技企业,张天成早期的设备投资很大,但回报很慢。出于业务需要,该企业仍有数千万的短期贷款。实际人工成本、贷款利息和应付账款

“起始利润低于支付的工资、社会保障和税收。你能连续亏损几个月?”他说,“在半导体行业,我们都感到压力很大。我们的企业仍然是一个研发和设计企业,不从事子包装。然而,许多生产型企业面临着更大的压力,因为它们有更多的设备、更多的人员和更大的压力。”

谈到对今年业绩的预期,张天成直言不讳地说,“今年1月肯定没有收入,第一季度销售额下降60%-70%。”他希望下游企业能尽快恢复生产。“我们生产零部件,然后卖给下游客户。现在由于疫情,出口订单受阻,我们的生活很困难。”

“社会保障和税收都必须按照统一的标准缴纳,但是享受科学、技术和金融方面的好政策并不容易。”张天成直截了当地说,“对于一家有限责任公司来说,银行贷款要求企业主签署一份无限连带责任的承诺书,这压力很大。做生意“容易登陆,难登陆”。高科技也需要大量的投资和人才。我希望有关部门能对那些做实事的创新型企业给予更多的支持。”“街上大约有700家企业,目前只有不到30家获得复工许可。”江苏的另一位企业主王伟(音译)感到非常幸运。2月18日,他的企业终于获得了复工许可。

"我们这条街上大约有700家企业,到目前为止,只有不到30家企业获准复工。我们的社区大约有200家企业,我们是第一家。”王伟告诉记者《企业防控工作方案及应对疫情预案措施》。

王伟的企业位于南京,规模较小,只有20名员工。其主要产品是BOPP电影的研发、加工和销售。纵观整个产业链,这是上游的原材料端。在中游,这些材料将被加工成稻草、瓶盖、棉签等产品。下游是乳品和制药企业,如伊利和蒙牛。

这是他能够获得批准重返工作岗位的原因之一。下游医药公司的许多客户属于重点防疫企业。由于缺乏药品包装所需的原材料,这些企业不断给王伟所在企业所在的街道打电话,敦促他们回去工作。

2月18日,江苏省工商部门宣布,截至2月17日,已有几家省级以上工业企业复工,其中69%复工。347万人重返工作岗位,占正常劳动者人数的56%。

但仍有许多与王伟规模相当的小企业,可能不在统计范围内。

返回工作岗位后,包括王伟在内,公司只有3名员工。

"至少它可以让我开始。该河下游的一些制药公司一直在加紧工作。他们中有些人等了我一个星期,有些人等了10天。”王巍说道。

获得批准开始工作并不容易。

"根据复工的要求,我们从2月9日到2月16日开始提交材料。基本上,我每天早上交材料,晚上告诉你考试不及格。然后根据意见进行修改,第二天再提交。”王伟直言不讳地说,“现在我们已经带来了安全和环境保护的所有方面,以及我们能带来的所有项目。”

复工解决了企业的“燃眉之急”,但仍可能面临亏损经营。

“今天早上我刚给宁夏送了6吨。通常我的运费大约是3000元,不到4000元,但是今天早上它的价格是人民币,所以我平均每吨损失超过1000元。”王伟直言不讳。

即使你输了钱,你还是要坚持手术。王伟表示,该企业已经经营多年,与下游客户形成了长期的合作关系。即使为了企业的声誉,它也必须坚持经营。“我不能阻止自己让下游的谷物耗尽。我还必须关注客户的声誉和责任。”

"此外,公司还有员工。"王伟表示,在该企业的20名员工中,仅湖北员工就有11人,占了一半以上。“他们现在不能来了,我得走了

至于何时全面恢复工作,王伟也不知道。他说,由于名额有限,根据当地要求,在第一份重返工作岗位的申请获得批准后,还需要14天才能提交第二份增加雇员的申请。“事实上,8名员工已经被隔离了10天,但他们仍将无法在另外4天内工作,因为他们需要提交另一份申请。”

2月7日,南京发布《中国经济周刊》,2月10日,南京逐渐恢复工作。原则上,所有企业都可以在15天内恢复工作,大约20%的员工在第一周恢复工作。

在疫情下,除了劳动力和物流成本,在一个只有三个人的企业中,除了全部权力外,管理人员应该作为操作人员工作,并且必须每天处理两次相关部门的检查。"我认为控制的压力仍然很大。"“面对疫情,企业也有自己的责任。我们也非常重视员工的健康和安全。不过,我仍然觉得有一个问题,就是这项政策已经深入基层,增加了层数。”王伟直言不讳地表示,目前国家还提倡有序复工,希望地方当局在预防和控制疫情的同时,不要“过度控制”或给企业复工制造不必要的障碍。

(应采访者的要求,张天成和王伟被假定为化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