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北汽车产业复工难:1300家零部件企业受困


原标题:湖北汽车工业难以复工:220万停产,1300家零部件企业被困

来源:国家商报

突发新皇冠肺炎疫情,汽车工业危在旦夕。

从中国湖北省的“东风系统”,到日本福冈县的日产汽车,再到远在欧洲的菲亚特克莱斯勒,这场流行病让全球汽车行业经历了一场意想不到的停产考验。在疫情严重的湖北,220万台生产能力被关闭,1300家零部件企业受到严重影响。除了湖北的汽车产业,一系列由疫情引发的“难题”正在考验着作为国民经济重要组成部分的汽车产业。

在严峻的形势下,也有令人振奋的消息。杂志《求是》于2月16日发表重要文章。文章强调,扩大消费是抵消疫情影响的重要重点之一。积极稳定汽车等传统大宗消费,鼓励汽车限购地区适当提高车牌配额,推动汽车及相关产品消费。这给汽车工业带来了更多积极的变化。2月17日,一汽丰田长春、广汽丰田广州、一汽大众等部分工厂恢复生产。

目前,这是与流行病进行决定性斗争的关键时期。各地区企业恢复工作仍有困难。然而,宏观层面的好处使汽车行业对流行后的汽车市场趋势充满了期待。有些人甚至认为中国汽车可以重现2003年非典之后的繁荣。

湖北汽车企业难复工:220万辆汽车停产

江河滔滔,高速铁路四通八达,武汉东西南北贯通,素有“九省通衢”之称。交通便利促进了工业繁荣。由于“第二汽车”(现东风汽车集团有限公司)位于湖北,武汉已形成了完整的汽车产业布局,成为中国六大汽车之都之一。事实上,整个湖北是一个汽车大省,如十堰、襄阳、随州、黄冈、黄石、宜昌等城市。一些是由“汽车”建造的,而另一些是由“汽车”繁荣发展的。

2019年湖北省将生产224.7万辆汽车,约占国内汽车总产量的9%。截至2018年底,湖北省汽车制造业大型企业1482家,汽车行业主营业务收入6663亿元。

目前,在湖北有工厂的汽车企业包括东风汽车集团的神龙汽车、东风汽车、东风雷诺、东风本田、东风日产、SAIC的SAIC通用汽车。

一场突如其来的疫情使得武汉乃至整个湖北汽车企业都按下了“暂停”按钮。“在疫情爆发前,我们的生产线暂定于2月3日开工,但现在只能延期了。”在DPCA工作多年的章昊说,工厂还没有恢复工作。

2月1日,DPCA发出复工通知:“正式复工不早于2月13日24: 00。”然而,随着疫情的变化和政府的相关要求,DPCA的复工时间显然过于乐观。

"员工的安全是最重要的。目前,武汉没有恢复工作的条件。”DPCA的负责人说。由于疫情的影响,武汉居民的家被关闭,不能外出,更不用说恢复工作了。许多汽车公司的员工只能呆在家里。

"以前与供应商沟通时,计划在2月14日开始工作。由于疫情,我们仍无法恢复工作。我们更担心的是当地的开工条件,而不是供应链的“切断”。”上述负责人DPCA告诉记者《每日经济新闻》。

如今,DPCA的许多部门只能远程工作整车生产无法启动。我们正在动态评估每天何时开始。”DPCA的负责人无奈地说道。

根据湖北省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防控指挥部的通知,湖北省各类企业应于3月10日24: 00前恢复工作。

DPCA在武汉有有三家工厂,而且之前已经集中了

当记者问东风本田的公关人员是否能在2月17日复工时,他得到的唯一回答是:“我不知道,我不知道。”

中信国际的分析显示,湖北约80%的汽车产能集中在武汉。从产能分布来看,东风本田、东风乘用车和东风雷诺在武汉的产能为100%,DPCA 76%,SAIC通用23%,东风日产16%,广汽乘用车25%,分别在襄阳和宜昌。

随着疫情的蔓延,湖北汽车公司的复工日期目前还不清楚。如果恢复工作拖延太久,这种流行病可能会对上述公司的竞争力产生一些影响。

上游供应商缺货:受影响的1300家零部件企业

一辆汽车包含多少零部件?答案是大约有10,000到20,000个独立零件不能拆卸。复杂的零部件使汽车成为产业链长的行业之一。物流枢纽的区位优势使得湖北在中国汽车供应链中扮演着重要的角色。在武汉,除了大量的汽车工厂,还有各种配套的零部件供应商。

湖北省汽车工业协会的数据显示,目前湖北省有1300多家规模以上的汽车零部件企业,而根据中国汽车工业协会的统计,目前中国有多家规模以上的汽车零部件企业,这意味着湖北省约十分之一的规模以上汽车零部件企业在全国范围内。

每年的这个时候,湖北的备件工厂都很忙。现在,这种流行病已经阻止了这种熟悉的景象。位于湖北襄阳的襄阳轴承(,SZ)在公告中表示:“公司严格执行湖北省和襄阳市关于企业复工的规定。最初的计划是在2月14日恢复工作,但仍不确定正常恢复工作是否如期进行,物流流程是否顺畅。”

Bosch是一家国际知名的汽车零部件供应商,在武汉也有两家工厂,主要生产汽车转向系统和热技术部件,员工约800人。“其他地区的工厂已经恢复生产,武汉两家工厂的具体日期仍有待确定。假期延长将在短期内产生负面影响。”博世官员坦率地说。

像博世一样,盛骏电子在湖北荆州的工厂还没有恢复工作。该国其他地区的工厂正在逐步恢复工作。“我们上海工厂本周的复工率约为35%,浙江湖州工厂的复工率约为80%。”盛骏电子的相关负责人向记者提出了一个实际问题:零部件行业的许多工厂都有大量的外籍员工。即使他们重返工作岗位,他们回到城市后也会受到家里的流量控制和隔离的影响。目前,该公司的上游供应商因疫情而缺货。

"零件一般根据就近原则供应,我们湖北工厂的大部分客户都来自这个省。由于疫情的影响,湖北当地的汽车公司无法开工,我们的压力暂时还不大。”上述盛骏电子负责人透露,该公司已经调整和控制生产。根据与客户的沟通,将优先生产一些紧急订单。

向阳轴承还提供了一个解决方案:“根据目前与各供应商和客户的沟通,主要客户下班后需要的产品已经在春节前在客户所在地提供。同时,公司总部也有一定数量的库存产品,可以在物流回收后直接发送给客户。”

"汽车公司不储备太多简单零件,核心零件的库存周期相对较长。一般来说,汽车零部件的库存平均约为一个月。如果长时间不能复工,将影响中国其他省市和海外工厂的生产。”在湖北一家汽车零部件公司工作多年的江雪告诉《每日经济新闻》记者。

供应链“地震”波及全国:零部件企业损失高达20亿元

从湖北省到全国,汽车零部件供应商的生存困境

惠达机械只是中国目前零部件供应商的一个缩影。中国汽车工业协会对212家零部件企业进行的调查显示,由于疫情的影响,零部件企业的营业收入损失高达20亿元,其中16%的企业损失了2000万元至5000万元的营业收入。

受疫情影响,大多数零部件供应商只能推迟复工,只有少数供应商为受疫情影响的车辆提供零部件。这个突如其来的“假期”无疑是汽车零部件行业的“地震”。

"疫情突然爆发。一开始我们很震惊,召开了紧急电话会议,讨论应对计划,并与主机厂保持密切沟通。”在山东一家汽车零部件公司工作的赵磊说。

一家大型线束制造商的负责人告诉记者,该公司的客户包括特斯拉、一汽、吉利、MG和其他品牌。生产线于2月10日开工,但恢复生产并不顺利。“最迫切的需要是人。备件的大部分生产都是手工完成的。目前,许多员工被“封闭”,无法离开住所。此外,工厂生产所需的电线、铜线和护套等原材料也供不应求。”

郭进证券研究报告显示,汽车线束市场规模已达1000亿元。传统的汽车线束相对成熟,与汽车工厂联系紧密,属于劳动密集型行业。大约70%的生产过程是劳动密集型的,高度依赖劳动力。

人员短缺和原材料短缺,加上主机厂恢复工作的延迟,使得订单不稳定,这限制了零件供应商恢复工作。

“我们公司共有五条生产线,目前已经开了两条,优先生产更重要的产品和紧急订单。”赵磊说,不管有多困难,我们都要坚持生产,否则公司不能耽误。

"这种疫情对中小企业非常不利。他们的国防材料、人员安全和原材料库存不足。如果主机厂暂时撤回订单,一些中小企业可能无法生存。”赵蕾说。

幸运的是,越来越多的大型机工厂制定了政策来帮助供应商。BAIC新能源表示,将帮助供应商制定有针对性的援助措施,并为重返工作岗位和防疫工作提供必要的经验指导和物质支持。

福田汽车还承诺,无论湖北供应商何时推迟复工,福田汽车都将确保今年的采购量比2019年增加20%。以现金提货,保证物流运输,并建立完整的监督管理机制进行控制。

中国汽车工业协会:今年的汽车市场将呈现由低到高的趋势。

目前,中国供应链延迟复工造成的“蝴蝶效应”正在向全球汽车公司蔓延。

湖北省有1300多家规模以上的汽车零部件企业,在中国乃至全球汽车供应链中发挥着重要作用。以一个小线束为例。线束隐藏在车身内部,几乎覆盖了车身的每个角落。它与主机厂的生产密切相关。以韩国汽车公司为例,其87%的线束部件来自中国。目前,现代和起亚正遭遇供应链短缺。他们的三家线束供应商Yoro Yura、Kyungshin和TNH都在中国设有工厂。

几天前,韩国现代汽车公司宣布,由于零部件供应中断,其在韩国的生产将暂停,这也使现代汽车公司成为世界上第一家因受疫情影响的供应链中断而暂停在中国境外生产的跨国汽车制造商。后来,日产汽车、双龙汽车、雷诺三星汽车和韩国起亚汽车也宣布暂停部分生产线。特斯拉、丰田、大众和其他汽车公司也发布了供应链中断的预警。“多米诺骨牌”正在倒下。

供应商推迟恢复工作使主机厂极度焦虑,不得不向政府寻求帮助。在给天津市武清区市政人民的一封信中

今年,流行病带来的供应链“中断”会对汽车市场产生多大影响?“我们仍然需要再看一遍,”几个主办工厂的负责人说。戴姆勒公司和梅赛德斯-奔驰公司董事会主席康林森认为,现在判断新型冠状病毒对戴姆勒业务的影响还为时过早。

BAIC的一位负责人也说:“这种流行病影响了汽车行业的供需双方。从短期来看,它将直接影响零部件的供应、物流和运输,导致企业的生产和供应受阻。然而,从长期来看,由于这种流行病是短期的外源性冲击,它不会改变该行业的长期趋势。”

面对当前新发肺炎疫情的经济影响,很多人都在和17年前的非典做比较,尤其是非典过后的汽车市场出现了爆炸性的增长,更多的人希望这种现象能够重演。然而,2020年的中国汽车市场不再像2003年那样。

今天,中国的汽车市场已经进入了一个股票周期,1000人拥有近200辆汽车,几乎是2003年的10倍。非典时期的购车热潮可能不会重演。然而,疫情结束后,被压抑的消费需求将在短时间内释放出来,可以预见,汽车市场将迎来一波短暂的消费高峰。特别是2月16日,在“积极稳定汽车等传统大宗消费”的信号传出后,汽车行业对疫情后汽车市场走势的预期开始向积极方向转变。

当地政府已经响应了这个号召。2月3日,佛山市人民政府发布通知,除了优化注册程序、推进车辆纳税申报和牌照无缝衔接外,还对新车提供现金补贴。

北京市交通运输委员会相关工作人员在接受《每日经济新闻》记者采访时也表示,下一步北京的汽车彩票政策将重点关注无车族,使汽车指标的分配更加准确,“相关方案正在制定中”。

"事实上,多年来实施购车限制的效果并不是很好,尤其是随着消费者对汽车的社会意识增强,家庭应该有机会装备自己的汽车。因此,有条件的城市应该逐步放开购买限制,进一步鼓励汽车消费。”中国汽车工业协会副书记叶盛基说。

受这种流行病的影响,消费者对安全健康的旅行有了更多的需求,尤其是对于没有汽车的家庭,这种流行病会刺激一些首次购买的需求过去,许多消费者认为汽车是消费品,而不是必需品。他们想在买车之前先买房。然而,由于疫情的影响,消费者的观念发生了变化。由于这个原因,许多顾客要求我订购一辆新车。”北京一家4S商店的销售人员说。

目前,制造业掀起了“自助”和“其他帮助”的浪潮。以汽车制造业为例,包括沃尔沃、一汽大众奥迪、捷豹路虎、北京现代、东风大岳起亚、东风雪铁龙等近20家汽车企业。为了减轻经销商的压力,他们宣布将采取无销售目标、减少销售评估、增加返利补贴等措施。帮助经销商度过难关。与此同时,汽车公司和经销商推出了“双管齐下”的销售策略,使用直播,一种非常流行的方式开始在网上销售汽车。这实际上也推动了中国汽车营销模式向数字化转型的步伐。

“虽然汽车行业在短期内受到疫情的严重影响,但我们经济的长期稳定不会朝着好的方向改变。在政策的积极引导和号召下,汽车工业将慢慢恢复正常。”叶盛基认为,随着疫情的结束,中国汽车市场的走势将呈现出今年前低后高的趋势,汽车产业的格局将加速优化和调整。

责任编辑: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