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0万瓶,0发货!这是个“消毒液骗局”吗? || 战“疫”特别报道


240万元买了50万瓶酒精消毒液喷剂,但没有收到货,买方喊工厂“团伙诈骗”,卖方喊“返工难产可低”,现在疫情很难控制。

这篇文章最初是由《五面埋伏》发起的

作者:张可欣

编者:程昱

设计:甄

实习生:蔡260humxin

在国家疫情防控下,人们的心似乎比疫情更难防范。

2月12日,无冕之王财经接到肖骁(化名)的举报,称四川丽君精华生物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丽君生物”)涉嫌恶意欺诈,在疫情期间暴富。原告深圳华商健康科技有限公司于2月11日18时报警,并被深圳市公安局南山分局招商局派出所受理。

“他们是黑帮骗子,每天都在欺骗我们,涉案金额总计240万元。我们目前的要求是提前退款。”肖很愤怒。

购买500,000瓶并交付0件。

2019年9月,在负责公司销售业务的医疗器械零售批发微信群里,遇到了当时自称“丽君生物副总经理”的张武。

“他主动把我加为好朋友,偶尔推给我一些丽君生物生产的药物,但我们一直没有合作,”肖骁向《五面爱经》介绍。后来,在疫情的影响下,“我看到一个朋友在1月底把他们公司的酒精消毒剂750ml推给同行,所以我主动问他们是否生产,然后协商价格和订单数量,签订合同

75%酒精消毒剂,由丽君生物公司生产。以

肖骁为代表的深圳华商健康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华商健康”)成立于2019年8月8日。主要负责一类医疗器械和二类医疗器械的销售,以及卫生消毒产品的批发和零售。

大量购买酒精消毒喷雾剂主要是因为“下游客户大多是制药公司或地方政府委托的企业实体,需要大量购买酒精消毒喷雾剂来对抗疫情”肖解释道。

根据肖骁提供的合作合同,合同有效期为2020年2月2日至2020年5月31日。签约的第一批商品是750ml的酒精消毒剂喷雾剂50万瓶,合同价格为3.8元/瓶,共计190万元。

合同规定,华生应在协议签订后3个工作日内(2020年2月2日)向甲方支付50万瓶,以收到货款的时间为准,丽君生物应在7-10天内发货。

2月4日,华商健康完成汇款,将190万元转入生物科技公司账户。然而,接下来几天的催货只收到了丽君生物的反复回复,这让肖骁意识到自己“可能被骗了”。

2月6日,丽君生物声称由于纸箱和其他包装材料供应不足,无法安排发货。2月8日,该公司称已装运2万辆瓶装汽车,但没有提供物流信息。2月9日,丽君生物提供的物流联系人表示,上述2万瓶暂时存放在物流公司仓库,因为不符合发货量要求(从4万瓶开始),并拒绝提供货物视频和华商卫生人员的要求。

" 2月11日上午8: 08,我公司收到张武的发货通知。那天我们至少可以运送100,000瓶,之后我们保证每天至少运送100,000瓶。然而,那天我们安排的两辆卡车最终空手而归,丽君生物公司拒绝赔偿司机的延误。”肖骁告诉无冕之王财经。

根据合同,丽君生物最迟应该在2月14日之前发货,但华生自始至终没有收到任何货物,张武拒绝要求全额退款。后者表示:“夏士元董事长不会签字盖章同意退款。”

据肖骁称,该批货物的实际购买价格不是合同上签的3.8元/瓶,而是4.8元/瓶。另外50万元由双方通过pri汇出

一种可能性是,出于成本考虑,丽君生物本身没有返工足够的酒精消毒剂。起初,人们有预谋地等到消毒剂可以在市场上随便买到,然后用低价大量购买来赚取差价。如果是这样的话,疫情下酒精消毒剂供应的短缺已经成为企业及时获取巨额利润的工具。

丽君生物也有可能因为疫情而在保持生产能力方面遇到困难。

很难重做或炒期货?

无冕之王财务研究员从天而降,发现张武提到的夏士元董事长实际上是四川力君精华制药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力君药业”)的董事长和最终受益人。

丽君医药于2019年3月28日退出丽君生物。新股东为自然人易秀如和刘德仁。2019年6月12日,丽君生物也将其注册资本从1亿元变更为60万元。

对此,肖骁表示,在谈及合作时,张武提供的《丽君生物》的营业执照仍然是电子版,注册资金为1亿元,这也加深了肖骁对丽君生物的信任。2月11日18: 00报警时,肖从派出所提供的工商信息中了解到,丽君生物的执行信息中没有张武,无法联系到丽君生物的现任股东、易秀如。

▲张武《肖骁营业执照》。

事情大致解决后,无冕之王财务研究员联系了夏士元两次,都表示对方手机在通话,最后联系了张武了解相关事宜。

“确切地说,我是为四川力军香精制药集团有限公司工作的。”当张武接电话时,他纠正给无冕之王的财务研究员,“我还听说华生成立了一个维权组织。这件事我已经向董事长汇报过了。协调处理应该不成问题。”

但是,张武并没有明确回答“协调处理应该没问题”的实际含义。他只是说生产能力现在已经恢复到正常水平。“昨天生产了10多万瓶。装运将尽可能安排在14日之前,以满足市场需求。如果顾客不想要商品,他们也可以遵循企业的正常流程。但如果是这样,对我们企业本身的压力将非常大。”

据张武说,在与华商健康公司签订合同时,他不知道货物会被延迟,因为他没想到疫情会如此严重。但事实上,2月2日已经是自1月23日以来的第10天,武汉和许多其他城市将关闭。“大部分公司的高级管理人员已经在初中的第二天和第三天开始工作,但是大部分工人由于流行病而推迟了返工,导致生产能力跟不上。因为疫情,我自己一直在重庆的家里,没有回到工厂。我不知道前线的具体生产情况。”

张武说他没有参与或知道丽君生物的股权和注册资本的变更,只是因为丽君生物本身是一家生产酒精消毒剂的公司,所以他和华商健康签订了一份合同,里面有丽君生物的资料。然而,由于注册资本的变化,是否采用新的营业执照的问题“还需要与后台办公室进一步核实”

关于夏士元董事长是否有“牟取暴利”的动机,张武说:“我不知道,也没有消息。”

事实上,早在2月3日,当第一波小规模工作恢复时,许多消费者就注意到,在目前疫情流行的时候,全国各地都没有口罩和酒精消毒剂等材料。碰巧的是,朋友圈里仍然有大量的微型商人,或者其他行业的人在各行各业销售面具和酒。

▲朋友圈的口罩和消毒剂广告。

深入挖掘,发现朋友圈说的大部分惯例是寻找制造商或供应商的渠道,并附上制作视频。但最终,它们都需要从一个大的基地订购,比如

“绕过我们与下游客户的直接沟通和交付,交付的产品不是我们合同采购的规格,显然是指购买和销售。”肖骁并不认为这是为华生的健康而装运的,所以目前丽君生物仍处于为华生的健康而装运的状态。"现在权利保护组织的顾客都同意他们必须退款."

最新消息是14:52年2月13日下午,肖骁告诉吴冕财经,丽君生物已经退款,但扣除了2月12日晚交付的3万瓶货款。"我们要求拒收3万瓶消毒剂。"

这篇文章是网易新闻的一个特色。“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态度”。

成人网站视频|成人在线观看视频|成人视频播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