停牌两年卖地求生 酷派手机急需绝处逢生


一度在中国市场鲜为人知的酷派手机,近年来正面临全方位的挑战。手机的主要业务远没有前途。与此同时,它已被暂停近两年,甚至面临除名的风险。未来充满不确定性。

今年5月初,库牌集团(02369。曾在中国手机市场享有盛誉的香港)向香港交易所提交了复牌申请,目标是在5月底前复牌。该公司表示仍在审查中。这是酷派在2017年7月31日暂停交易近两年以来的最新进展。

问题是,根据2018年香港交易所的新规则,如果库牌集团不能在今年7月31日前恢复交易,它可能面临退市的风险。

但是,值得注意的是,在库牌宣布重新申请许可之前,库牌在今年4月底以2.36亿元的价格将Xi安的一块土地的土地使用权和在建项目出售给了Xi安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土地储备中心。消息发布后,外界将库派的举动视为“卖地求生”。近日,《投资者网》就土地出售事宜致信库派集团执行董事梁瑞和董米靓赵霁,时间已至6月中旬,但公司未给出合理解释。

为什么前“中国酷联盟”的酷派落后了?

很难想象国内手机四大家族中被称为“”的酷派与华为、中兴和联想会遭遇“卖地求生”的困境。回顾过去酷派的“亮点时刻”,酷派是世界上第一家推出“双卡双待”手机的制造商。它已经推出了一款基于安卓系统的手机,并发布了N900型号,该型号在业界享有很高的评价。2012年至2014年,多项市场统计显示,酷派是当时中国增长最快的智能手机制造商,其在中国的智能手机市场份额一度达到10%。

然而,时代变了,如今酷手机已经成为“落后者”。近年来,由于苹果、三星等主要外国制造商以及小米、华为、OPPO和vivo等国内新贵的强烈冲击,酷派的手机收入一路下滑。

由于暂停交易,不可能知道翼牌2018年和今年的财务数据。根据库葩2017年财务报告,全年收入为33.78亿港元,同比下降57.61%,亏损27.23亿港元,同比下降38.13%。据了解,库派的收入可分为三大业务部门,包括手机及配件销售、融资服务和无线应用服务。然而,作为酷派“支柱”的手机业务,将在2017年开始出现出货量和收入的大幅下降。库派集团表示,主要原因是智能手机市场的激烈竞争。

根据国内相关研究机构发布的2019年2月中国手机品牌销售额排名,vivo高居榜首,OPPO、华为、Glory和小米分别排名第二、第三、第四和第五。这五家手机制造商的总市场份额接近90%。显然,酷派早已消失在手机行业的前沿。

酷手机去哪里了?

根据深圳最繁荣的手机市场华强北的现场观察,010年6月初,几乎没有任何酷派手机专卖店,综合商场甚至没有酷派品牌。一位姓刘的手机经销商告诉《投资者网》,他已经很多年没有卖酷手机了。该品牌在定位上存在问题,因此不具备性价比优势。

的确,落后是由许多因素造成的。例如,去年酷派推出了一款新手机酷派7。这是一款设计精美、价格低于1000元的全屏手机。但是它的中央处理器芯片是mtk6750。业内人士普遍认为,这是普通1000元机器三年前使用的落后芯片,两年前被市场彻底淘汰。

从这个角度来看,酷派在性能上没有优势。就内存而言,酷玩的酷玩7只有4G的操作内存,它携带的组合拳是32G的内置内存,但与普通的6G手机操作相比

在同一电子商务平台上,《投资者网》还搜索了国内其他手机品牌的定价。例如,努比亚近年来人气有所下降,但也在中低端手机市场努力,其产品定价范围比库牌更广,从700元到5000元不等。不同价格的车型也有不同的性能优势,比库牌更能满足各种用户需求。

与努比亚和库帕伊相比,努比亚的供应链、质量控制和分销渠道有稳定的保证,尤其是在海外市场。此外,考虑到综合性能、价格等因素,努比亚在中国比库牌拥有更多优势和口碑。

如果酷派集团成功通过恢复牌照的申请,未来酷派手机将如何振兴?值得注意去哪里。同样,酷派将如何面对来自国内外主要手机制造商的内部和外部攻击?当5G浪潮汹涌而来时,主要制造商瞄准5G带来的主要机遇,大力投资5G智能手机及相关服务的开发。酷学校能否赶上这一重要机遇充满了不确定性。

[来源;作者:戴郝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