豆粕短期涨势已到头


湖北农业信息网新闻:

4月和5月初,国内油厂启动率相对较低,整体不到47%,豆粕存量不高。对于一些饲料需求旺盛的地区,甚至出现了供应短缺,而且石油工厂显然愿意为这顿饭提供支持。这是支持豆粕价格在5月份上涨的原因之一。

5月底,随着压榨利润的恢复和大豆到货量的增加,油厂开始提高启动率,5月最后一周攀升至53%以上。据了解,许多石油工厂由于早期的严重亏损和近期的利润而开始运营。油厂启动率的提高意味着豆粕产量和库存的恢复。

回顾5月份的交易,豆粕平均成交额为9万吨,低于4月份的10.5万吨。可以看出,豆粕市场的购买量不仅在上升,而且价格居高不下抑制了企业的购买热情。因此,我们认为,如果豆粕价格居高不下,从炼油厂启动率上升和市场交易萎缩的角度来看,豆粕供应必然过剩。

股票需要一段时间才能恢复。

库存和供应量的下降肯定会引发生猪价格的反弹。五月份,全国生猪价格大幅上涨,养猪利润快速增长。截至5月底,全国自种猪人均利润为-19.5元,比4月底增长近300元。购买仔猪的人均利润从230元上升到22元。

猪肉价格能否继续上涨是个问题。在生猪价格无法稳定和恢复的情况下,填补障碍的意愿存在不确定性。即使价格回升,也需要一段时间来推动股票。如果障碍现在就开始,豆粕需求的真正高峰要到8月和9月才会出现。此外,仔猪对豆粕的需求不大。

饲料企业是冒险者

饲料终端没有稳步改善。我们认为饲料企业承受当前高价豆粕有三个原因。一是饲料企业自身的利润。虽然原材料价格上涨,需求侧表现一般,饲料企业利润下降,但与上下游环节相比,行业利润仍然可观,足以刺激饲料企业的购买意愿。事实上,我们看到虽然豆粕在早期销售良好,但饲料产量并没有随之增加。我们应该在后期密切关注这种情况。二是指导油厂的基本合同。去年,基本合同的销售正式进入农产品市场(股)。当时,许多饲料企业为来年购买豆粕基础合同。据我们了解,基本合同约占三分之一。石油工厂在国际市场上销售基本合同的方式与大豆销售相同。作为上游,石油工厂锁定压榨利润后,向下游饲料企业出售基本合同。风险转移到饲料企业。一旦价格持续上涨,饲料企业未能及时指出价格,仓单问题就可能发生。目前,一些饲料企业由于前期没有定价,当前基础低于合同基础,陷入了基础合同的困境。第三,国内农产品市场仍然以“买高不买低”的心态为主。很少有石油工厂能够达到均衡价格,甚至更少的饲料企业能够做到这一点。一旦企业在后期看好市场,就会增加库存,并具有强烈的个人主观意识。

运营后建议

从以油厂为主的豆粕定价结构来看,豆粕1409合约短期回调空间相对有限,高水平整合的可能性较高。到6月底,当国内油厂价格结束时,CBOT大豆将不可避免地下跌,借此机会消化南美大豆上市的压力。届时,豆粕期货价格将相应下跌。从豆粕1409合同资金来看,资金调整为3850元/吨,最新成本为3650-3680元/吨以下

-